關於部落格
惡搞是也
  • 1919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8

    追蹤人氣

風過留痕(1)

雖說萬魔驚座叛出幽界,自立為王,但他也沒忘記控制苦境優秀劍客的任務。中原人才輩出,首要目標究竟要鎖定誰?萬魔驚座一時沒頭緒,便讓底下的人去做問卷調查。

「鬼后,這玩意兒是什麼?」萬魔驚座一打開調查結果,只感覺雙眼一陣刺痛,票選冠軍出現,這是好事,不過第一名的名字,不只放大還畫了無數閃光加愛心,而且還隱約聽見一大群女性狼嚎聲,這也未免太誇張了!

「根據幽都的內部成員投票,以及廣大女性的強烈期盼,我們希望先對顏質高、劍法也高的風之痕下手!」

萬魔驚座那有膽子不從,畢竟他都瞧見鬼后身後已浮現恐怖的黑色旋渦。「好,就按妳的意見去辦。」

既然想掌握風之痕,就該從他的弱點下手。據可靠消息指出,風之痕是有名的徒弟控兼老頭控。可惜幽都目前無劍術有天分的年輕人,否則便能以拜師的名義接近他。至於老頭屬姓,萬魔驚座原打算讓魔傅去吸引他,可是聽聞風之痕對憶秋年念念不忘,還是別讓魔傅過去被打臉。

幸好,天無絕人之路。有個不長眼的小子,殺死了白衣劍少,對風之痕而言是多大的打擊,他自然就會想方設法讓徒兒復活。在封劍主的操弄下,風之痕來到幽都請求拯救白衣的方法。

明知不管何種要求,風之痕都會同意,萬魔驚座依舊問了。「我能讓白衣活過來,可是幽都從不做賠本的買賣,只要你肯同意我的條件,我就幫你。」

「說吧,條件。」

「哈,夠爽快!我便要你一半的靈魂當交換,就看你有意放棄誰?」

「我選擇留下魔流劍。」

失去了魔流劍,功力自然是大減,不過能讓白衣復活,風之痕覺得值得。雖說少數正道人士無法接受他做下此等決定,而對風之痕產生不信任感,但對於異常重視徒弟的人而言,旁人的不諒解與非議,他是不會放在心上!

風之痕的魂魄被移入白衣體內,好催動他本身的魂識,最後是白衣徹底回歸,還是風之痕佔據他軀體的主導權,便看是誰的意識佔上風了!

無法放寬心的魔流劍,帶著白衣回到竹林小屋。「黑衣,日後我不在你身邊,你就聽白衣的話,把他當成我一樣尊敬。」

「我才不要,我只認同你是師尊,白衣是皇兄,根本就不能取代你!」

「聽話,黑衣!目前白衣復生,還需要身負雷電屬性之人協助,但我必須得離開了,此事便交由你負責。」

「是,師尊。」

黑衣除了信賴皇兄及師尊之外,最相信的人就是素還真。如今白衣昏迷不醒,魔流劍也離去,所以黑衣就去尋找素還真,向他打聽消息。

即便素還真失憶,也換了身分,對風之痕師徒還是抱持正面的印象,因此他願意動用四心之力,幫忙白衣醒來。

白衣恢復意識,反而讓黑衣感到不對勁。白衣明明是哥哥,為何常常用師父的口吻說話?

當黑衣想跟兄長撒嬌討拍拍時,白衣居然轉變成風之痕模式,害的他撲白衣撲到一半,趕緊轉換方向,到旁邊努力練劍。

「怎麼搞的?皇兄的臉變成師尊的臉,讓我那敢偷懶!已經好多天,沒和白衣一起睡,都快煩死了!」

「黑衣,專心練習。」

被風之痕這麼一喊,黑衣只好乖乖揮劍運招,期盼能達到他的標準。不管是風之痕還是魔流劍,對於劍法的追求,可是異於常人的重視基礎練習,因此身為徒兒,也要比一般人更專注於基本面。

至於回到幽都的魔流劍,幸好心理層面夠強大,不然瞧見所有幽都女子,列隊歡迎還灑花辦,應該會忍不住冒冷汗!無視眼前的這一切,魔流劍依然保持冷酷的態度,迅速進入幽都。

「天阿,可以親眼看到如此酷帥有勁的男性,我覺得我人生沒有遺憾了!」

「不曉得他喜歡那種類型的女性,最好他都不要談戀愛,否則他專屬某個女的,我一定會抓狂!」

「放心,根據內部消息指出,他只愛死去多年的劍痞,大家就不用擔心,他被那個女人騙走!」

「快走,醜男部隊要回來了!再看見這些醜到天怒人怨的男子,會讓人感到世界是無望的!」

萬魔驚座帶領大軍回歸,感受到眾多女性強烈的不喜,當下有種瘋狂念頭,好想把魔流劍弄死,免得他明明是領導者,卻毫無存在感!但這只是想想,他根本就不會傷害魔流劍,避免自己被幽都女子追殺!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