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惡搞是也
  • 1888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8

    追蹤人氣

風過留痕(2)

幽都並無高聳的山崖,因此魔流劍選擇一塊大石頭,充當他休整之處。打從他留在此地休息,周圍就好像變成觀光景點,異常地熱鬧,時常有女子躲在一旁偷窺。

每回萬魔驚座派人來請,都會被這驚人的光景給嚇到,畢竟從未有一名男子,可以得到所有幽都女性的愛慕!「不好意思,麻煩各位姑娘們讓路,在下有急事要找魔流劍。」

擋在傳令小兵面前的女子,直到魔流劍轉過身去,害她再也瞧不見他的俊顏,她才肯讓對方走過。「可惡,你早不來、晚不來,偏偏這時候來,難得等他轉到我這個方向,我還欣賞不到一刻鐘,便讓你給破壞了!」

悲慘的小兵遭遇女子無情地追打後,總算爬到魔流劍眼前。「魔主有事相請,要你儘快前往大殿。」

小兵話一講完,魔流劍就起身奔馳,因為諸多熱情的目光,還是教他渾身不對勁。魔流劍一離開現場,她們就往大殿集結,期盼能再度看見他帥氣踏出門口的身影!

「魔流劍,你來遲了!我記得你的據點,距離此處不遠,你怎麼此刻才到?」

萬魔驚座的疑問,魔流劍不想回應,因為他遲延的原因,居然是有人能追上他的速度,拉扯他的衣帶,差點讓他中途裸露上身!為了擺脫此人糾纏,魔流劍故意繞路,將這團黑影甩開。

既然魔流劍繼續保持沉默是金的美德,萬魔驚座也不打算逼問,直接下達命令。「佛門是你下個目標,便將他們全滅了!」

佛門雖戰鬥力不高,不過陣法的運用得宜,於是經過數次的纏鬥,魔流劍便被壓制在佛塔之中。萬魔驚座明白,正道人士無法輕易殺害魔流劍,所以並沒有太快施予援手,而是專心在打壓其他勢力。

可惜悠閒不過幾日,萬魔驚座就被抗議份子搞到睡不著覺。殿外聚集無數拉白布條的女性,強力抨擊領袖無能,害魔流劍慘遭俘虜!

「虧你自認天下無敵,為何還不去救魔流劍?」

「沒錯、沒錯,只會靠一招闖蕩江湖,怎會有臉說自己厲害?」

「算了,不靠萬魔驚座,乾脆我們直接去拯救他!聽說佛門子弟狠起來比儒道更可怕,我真擔心再不去救他回來,魔流劍就要讓疑似心理變態的傢伙給弄殘了!」

迫於無奈,萬魔驚座決定跟儒道主事裡應外合,趁機帶回魔流劍。不料,竟讓他人捷足先登,魔流劍卻已經不在現場!為了安撫女部屬,幽都之主只好聲稱他另有任務在身,先行離去了。

遭人帶走的魔流劍,深受禁錮所苦,根本無法讓崇玉旨得到好處,所以他就和幽都交易,把魔流劍放回去。

忘記過往的魔流劍,殺害不少無辜的人,即便再不忍心,風之痕依舊要與他做個了斷!

最初的對決,風之痕慘敗,導致白衣劍少怪罪自身無能,因他功力不足,而造成風之痕無力挽回魔流劍。

彼此在意識深處對談,白衣還沒開口,便立即下跪請罪!「師尊,因徒兒的關係,害您輸了劍決,我真不知該如何面對您?」

「白衣,站起來!這絕非是你的責任,而是我對劍法的追求,已遠不如魔流劍純粹。他和我之間,勢將分出生死。為了取勝,我必須找回初衷不可!」

「那您打算怎麼處理?」

「我會啟程前往封劍塔,繼續精進自我對劍的認知。」

趕往封劍塔的白衣劍少,尚未進入就被劍氣擋下。白衣抽劍反擊,暫時擋住對手的攻勢。

「小伙子,有來歷,不過此地不是你這種等級能來的,還是回去多修行幾年吧!」

風之痕無意浪費時間,立刻讓白衣退出,由他掌管身體對敵。果真沒多久,就讓對方吞敗。

「沒想到你竟成為了守門者。」

「怎麼換了張稚嫩的臉孔?還是風之痕的模樣,才能應付早就瘋狂的塔內環境。自從換了新的封劍主,此處便已不是你曾經經歷過的封劍塔,你確定你真要進入?」

「無需多言,我務必要尋回已然迷失的劍途。」

「那便祝福你有所得。」

進到塔裡,風之痕首先看到死去的鬼刃夕痕,正與那跟白衣不相上下的弟控對決。雖然有點疑惑,不過也沒阻礙他前進的腳步。不知不覺,過往劍法上的敵手,一個、一個在風之痕眼前浮現,似乎是有意將他困在過去,讓他再也無法離開封劍塔!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