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惡搞是也
  • 1919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8

    追蹤人氣

風過留痕(3)

過去的景象,雖說沒影響到風之痕前行的道路,不過悄然無聲的劍氣,卻從四面八方飛來。或許不清楚劍氣源自何方,但依照他對劍的敏銳度,自然是輕鬆避開無數的攻擊。

走著、走著,風之痕竟來到熟悉的地方,並瞧見記憶深處的那人,自遠處緩緩靠近。「憶秋年,久違了!」

「的確是多年不見,怎麼臉上也沒增加一條皺紋?果然是越強大的魔族,容貌就越不會變動!」

「重點不在於我之外貌,而是你該履行約定,出招吧!」

「有必要這麼急嗎?還來不及閒話家常,你就趕著亮劍,能不能先讓我喘口氣再打!」

風之痕無意理會只想靠耍嘴皮,就可以矇混過去的傢伙,直接一劍就刺向憶秋年的死穴!

憶秋年指凝劍氣,馬上擋住風之痕凌厲的劍法,不到一盞茶的功夫,雙方早已過了幾百招。

「你的劍更灑脫了,總算沒讓人失望。」風之痕再加重力道與速度,務必要讓他露出苦惱的神色。

「我在另一個世界,也許活得輕鬆愜意,練劍完全看心情,但要立於不敗之地,倒也不是太困難的事!」憶秋年反手一揮,暫緩風之痕連續不斷的綿密攻擊。

即使各自運出最強一招,彼此間也相差無幾。明明是最熟稔的招數,風之痕在此次對決前,便耗費心力悟出破解方法,可惜一時的猶豫不決,導致他輸給了憶秋年!

「我大概了解你在遲疑什麼,你覺得你一旦勝了,就再也看不到我,所以才不敢盡全力出劍。在你眼裡,我是貨真價實的憶秋年,可是實際情況究竟如何,你心中有數。我是你對那個人的思念投射,我的出現並不是拖累你的腳步,是想讓你徹底認清你自身的劍!」

「即便你只是個幻影,但請給我一點時間去放下。」

「無所謂,我明白你遲早會勘破這一切。」

經過幾日相處,風之痕的目光不再猶疑,眼界似乎也不再單純執著於眼前之人。

「告訴我,你看到什麼?瞧你神色,你總算知道這個世上,絕不是孤峰獨立,而是群峰並起。」

「的確如你所言,也許我離去時刻終究還是來臨了。」

「別太失落,你心中一旦還有憶秋年,他就沒有走。希望未來的路,你能保有心無旁鶩的境界,順利渡過難關。我可不想不久之後,又多了一個人來煩我,仙山已有位不死心的鑄劍師,常常拿著他的稀世名劍來逼我收下!對了,替我多關照洛少爺,盼彼此永不相見!」

困住風之痕的陣法解除,此時映入眼簾的是一片清明之相。心態上得到提升的風之痕,決意討戰魔流劍!
守在幽界外圍數日,終於等到魔流劍出現!

「手下敗將又來自取其辱?我從未鬆懈,那你需要有更深的覺悟,來證明你有擊敗我的實力!」

「我會如你所願,讓你體會到我純然的劍意。」

此回對戰,風之痕險勝,不過他知曉魔流劍進步幅度過大,下次再戰,他也沒把握能贏!

後來萬魔驚座過於輕敵,導致幽都全滅,至於魔流劍在天魔繭的操弄下,變得更加嗜血、無情。直到黑衣被抓到幽界,才讓他全白的記憶出現了色彩!

「只要你願意加入幽界,便能活命,否則休怪本座殘忍!」

「呸,我怎麼可能助紂為虐?我不怕死,要動手就來!」要不是受制於敵方,黑衣早就衝上去跟天魔繭拚個你死我活!

「好,有骨氣,那我也不必留情。魔流劍,就由你殺了他。」

死命的掙扎,黑衣就是不肯讓魔流劍接近他。「可惡,我可不想死在他手上,我只願讓風之痕取走我的性命!」

高舉佩劍的魔流劍,自從看到黑衣,就感到內心一陣動盪,好像已經認識他許久,因此無法立即殺死他。一劍刺進他的體內,黑衣的鮮血噴灑在魔流劍臉上,異常痛苦悲慟的魔流劍,瞬間從現場消失。

狂奔於荒野之中,直到心靈深處冷靜下來,魔流劍這才發現,自己來到一處陌生但又熟悉的地方。

「是否覺得此地很眼熟?」原本隱藏在暗處的風之痕,走近他的身邊。

「這與你無關。」

「我們第一次見到白衣和黑衣,便是在這裡。當年為了挫挫他們的銳氣,我們不惜狠心刺傷他們,你應該還記得此事。」

「何必多言,我已忘了過往。等我消息,我們再聯手救出黑衣。」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