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惡搞是也
  • 1919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8

    追蹤人氣

風過留痕(5)

也許白衣劍少能夠離開幽界,是值得慶幸的事,只是當他面對不動城的同伴時,態度卻流露出極深的怨懟,看樣子這段時日,白衣的認知應該已經被幽界導向負面的狀態。

「白衣的眼神充滿怨憤,也不肯再次回歸不動城,甚至連與吾等接觸,還表現出排斥之感?」

「幽界手段的確驚人,竟能動搖他的心智到如此地步!不過我們豈能讓他淪為幽界的工具,勢必要將他導回正途。」

「我會利用時機,以白衣為媒介,和幽界談合作,再趁勢把他自迷惘中帶回,畢竟成全魔流劍的遺願,是我們該為之事。」

之後,逮到機會,麒麟星邀請天魔繭到不動城作客。「好生照料魔主,請他到後室休息。至於魔主身旁的部屬,便就留下,我有一些疑惑想請他們解答。」

被關進大牢的魔僕,表面上讓一場戲給騙了,而將幽都的祕密說出,但這是他們故意洩露,有意讓麒麟星深入幽都,好達成魔主的盤算。

麒麟星輕而易舉地就來到幽界內部,確認魔流劍的狀況,然後在鬼后的帶領下,會見幽界聖母。

眼前之人,並非真正的主事者,麒麟星即便心有所惑,也不會立即讓對方察覺。「沒想到,幽界竟有這般聖潔之地?」

「抱歉,本人身體過於虛弱,必須靠地繭的肉身與你會談。」

「無礙。我只是好奇,魔流劍在幽界的策略中,應該是棋子無誤,就不知貴界為何要救他?」

「幽界想要正常運作,需要陰陽雙源,可惜陽源已經失落。至於陰源,曾經有一名劍客挺身而出,替我擋下死劫。為了報恩,我就將陰源移植給他。當時,我沒看清他的容貌,才任憑天魔繭胡來。」

「總覺得那裡不對勁,既然魔流劍身亡,你們可以直接抽走陰源,沒必要勞師動眾讓他復活?」

「有試圖抽取陰源,但它已跟魔流劍融合,同時歷經多年,陰源也消耗不少,要拿走有其難度,還不如救活他,讓他自行獻出。」

「目前彼此的立場一致,一旦要加速魔流劍復生,我們是該好好謀議接下來的計畫,以免誤了大局。」

雙方決定統一戰力,於是幽界必須解開白衣對不動城的誤解,免得在日後的戰鬥中,造成任何無謂的傷亡。

「幽界之前讓你看見,有關魔流劍死亡的影像,全是捏造的。既是要讓正道內亂,本座選擇這麼做也算是合情合理。」

「你竟然敢騙我!」白衣抽出配劍,有意要攻擊天魔繭,卻被不動城的戰友擋下。

「現在不是內耗之時,應該要以魔流劍的存活為主要目標。」

「好,此仇暫且按下。天魔繭,等到師尊復活後,我們勢必一戰。」

「沒問題,本座會給你對決的機會。」

經由解鋒鏑的推波助瀾,圓公子決心要組成反抗夸幻之父的聯盟。除了夸幻之父破壞古原爭霸的遊戲規則,再加上如果他得知魚美人有孕在身,一定會殺害她們,因此圓公子便聯合對他不滿的參加者,準備毀滅夸幻之父!

夸幻之父是否該死,不是不動城關切的焦點,或許之前被軟禁的不甘,難免讓天魔繭忍不住搗亂,只是之後想起幽界的存亡,最後還是放行,讓他們有驚無險地救走夸幻之父。

本以為能順利得到解救魔流劍的方法,不料玉梁皇獅子大開口,造成聯盟不穩,導致天魔繭無法拿到靈藥,所以各方勢力開始暗懷鬼胎,有意引起混亂,再混入奪取想要的物品。

彼此無法信任,鬥得你死我活之時,黑衣卻在一本異國書籍上找到解法。「皇兄,你看!要是一息尚存,如果能得到真愛之吻,便能恢復!」

「可惜憶前輩早已亡故,此法就無用了!」

「哼,我才不信我們對師尊的敬愛,會比那老頭少!不如我們試試,說不定有效呢?」

「黑衣,不可胡鬧!」

白衣嚴厲的制止,並未讓他打消此瘋狂的念頭,所以黑衣就趁他不備,偷親魔流劍的臉頰。

黑衣無禮的舉動,害白衣差點就出手制裁了!「師尊豈是你可褻瀆的,等他復原,我便領你到他面前請罪!」

「你先別急著教訓我,你看師尊的手指居然動了!可惡,竟然只動兩下就沒動,可能是光靠我一人,威力不夠強,乾脆你也來親師尊好了!」

這等大逆不道之事,白衣剛開始會遲疑,但為了拯救魔流劍,他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,按照黑衣的方式做了。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