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惡搞是也
  • 1919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8

    追蹤人氣

風過留痕(6)完

 在黑衣的眼神鼓舞下,白衣的嘴唇輕柔地接觸到魔流劍的額頭。沒想到還是相同,他的手指動個兩下,便沒動靜了!
 
「皇兄,你怎麼不跟我親在同個位置?說不定靠我們合力,就能讓師尊活過來!」黑衣滿心期待能與白衣間接接吻,豈料他居然是親師尊的額角,讓黑衣大呼失望!
 
「好吧,那我就試試看。」
 
白衣鮮艷欲滴的嫩唇,緊密貼在黑衣方才碰到的地方,可惜效果反而不佳,魔流劍一點反應也無!
 
「師尊到底有多在乎憶老頭,竟然我們聯手也喚不醒他?難不成,真要找個大師招魂,把憶老頭找來?」
 
「你的方法或許可行,我們立即去跟麒麟星請益,依他知交滿天下,一定有適合的人選。」
在麒麟星的推薦之下,他們請求陰陽婆協助。
 
「陰陽婆,能否拜託妳將憶秋年前輩的魂招來,並讓他暫時保有肉體?」
 
原先閉目養神的陰陽婆,在聽到要招魂的對象是憶秋年時,頓時感興趣了!能夠見到傳說中的劍界頂峰,她當然樂意幫忙,不過她需要對方的隨身之物,才能引來憶秋年的魂魄。「你們須拿出他的貼身物品,這才有辦法把憶秋年自冥界帶來。」
 
「沒問題,洛子商那小子,頂多擁有憶老頭的配劍,其餘之物都在師尊的祕密寶箱裡。我們回去找找,應該能尋出適當的東西。」
 
不管是風之痕,還是魔流劍,異常珍視憶秋年的遺物。一旦有人不長眼敢亂碰,就等著下地獄吧!黑衣之前有偷偷打開寶箱探視,結果讓他察覺,想當然黑衣的下場,自然比慘不忍睹還要慘!
 
施行術法當夜,黑衣恭敬地取來憶秋年的私密物。在場眾人見了,總覺得眼睛好痛,因為快被閃瞎!黑衣什麼不拿,卻取來他們的親密圖像,當年敢替他們作畫的畫者,雙眼想必異乎尋常,否則那能畫出如此生動的作品來?
 
黑衣故意挑此畫過來,是為了確保能引來憶秋年,畢竟這般甜蜜的東西,豈能讓他人欣賞,所以即使是臉皮厚如城牆的憶秋年,絕對會現身才對!
 
「請肅靜,我要開始施術了。」
 
只見陰陽婆手捻法指,口中念念有詞,不久後,憶秋年就來了!但他此時的姿勢,讓旁人忍不住臉紅,因為魔流劍也出現,而且還壓在憶秋年身上!
 
「魔流劍,快讓開!都怪你死要跟,害他們都誤會了!」
 
戰死對魔流劍而言,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,可以與憶秋年朝夕相處,才是重點。如今,憶秋年從眼前消失,無法忍受的他,自然就撲上去了,結果就導致這種狀況產生。
 
「前輩,無須解釋,我們都懂。」
 
所有人的眼神都透露著興奮的光芒,看樣子他們真的全誤解,可惜憶秋年拚命說彼此是清白的,他們也當成沒聽到。
 
「好了,不必費言,繼續接下來的施救過程。」
 
陰陽婆揮舞雙手,憶秋年便能短暫擁有實體。
 
「現在你可以親吻魔流劍了,這麼做也許能讓他復活。」
 
「不會吧,真的要玩這麼大?」要當著晚輩和武林同道的面,做出如此親熱的舉動,的確教他難以接受,不過瞧見魔流劍勢在必行的目光,他也只能慢慢接近魔流劍的肉身。
 
「不親,我就按著你親!」魔流劍霸氣四散,看樣子是不會輕易放手。
 
「好啦,我親就是。」
 
憶秋年嘴唇才剛貼上去,就感受到一股蠻力壓制住他,魔流劍也真不知羞,舌頭都伸進來,是有意當眾上演活春宮嗎?
 
不曉得吻了多久,魔流劍才意猶未盡地放開憶秋年。「多謝搭救。憶秋年究竟還能維持實體多久?」
 
「一宿。」
 
得到陰陽婆的回答,魔流劍迅即拉著憶秋年進房。到底在房裡發生何事,所有人不用思考也想像的到。雖說在仙山,彼此都是靈體,要接觸是絕對可以,只是少了肉體的碰觸,魔流劍感到有絲毫遺憾,此刻憶秋年能活生生地存在一晚,他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!
 
隔日,魔流劍得到滿足,這才語重心長地跟憶秋年告別。「為了貫徹黑暗的正義,我不能再陪伴你,暫別。」
 
「哈,無所謂,我在那邊也不無聊。」
 
憶秋年緩緩化為光點淡出他的視線,或許讓他有點失落,但魔流劍會帶著堅韌的意志,繼續完成他的任務,直到與憶秋年再度相逢之時。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