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惡搞是也
  • 1911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8

    追蹤人氣

壽星(56)

沒多久周阿福夫妻也起床,稍微打理一下就過來吃早飯。當家人都入座,周壽星便把藏在口袋裡的錄取書,拿出來給周阿福看。「阿爸,你仔細地瞧瞧,我是考上那所學校?」

在這個年代能讀大學,就是精英的代表,因此周阿福並不在意他是錄取那間大學,不過兒子都要他看了,他也就打開觀視。一開始他還不敢相信周壽星考取第一學府,揉一揉雙眼再次確定,的確是那所名校沒錯!狂喜之下的周阿福,又忍不住留下珍貴的男兒淚了!

「福仔,你怎麼在哭?」周李梅立即將錄取書搶過來看,卻忘了自己是個文盲,根本就看不懂上頭究竟是寫了些什麼?

「阿娘,咱家的祖先有保祐,讓星仔考上最好的大學!我看今天就別去田裡做事,準備一些好料的,去祠堂拜拜,感謝先人的幫忙!」周阿福話一說完,就激動地抱著妻兒痛哭,畢竟這天大的喜事,他從未想過會發生在他家中,如果不是有祖宗暗中照應,周壽星也不可能表現如此亮眼,因此去祭拜祂們是必要的。

「好了,別再流淚了,也不想想自己多大年紀了!快將早餐吃完,我們才能去買東西,好去拜周家的祖先。」周李梅故作鎮定,雖然她沒掉一滴眼淚,不過近看之下就能發覺,她可是雙眼通紅,差一點就淚流滿面了!

愉快地享用完早飯,周壽星被留在家裡休息,周李梅和媳婦就去市場買祭品,而周阿福則是先趕去祠堂,把裡裡外外再打掃一次,以表示他們對祖先最崇高的敬意。雖說該地天天都有人清理,周阿福為了表達心中強烈的謝意,便決定再去打掃那裡。

由於算命師當年的警告,如果希望周壽星能平安長大,在二十歲之前是不可以進祠堂的,不怕一萬就怕萬一,所以周李梅有在祠堂得到祖先的諒解,讓他在每年祭祖儀式中能夠缺席,畢竟這個孫子得來不易,不謹慎一些是不行的。

周壽星明白此時的他,是沒資格去家廟的,可是連去市集協助提袋子也不准,這讓他就有點心裡不平衡了!「現在還是白天,為什麼我不能跟妳們一起去?或許我還不夠高壯,但提幾個菜籃還是沒問題的。」

不理會周壽星再怎麼賣弄他手臂上的肌肉,周李梅還是不願意讓他出門,因為他的臉色看起來帶有一絲慘白。「你今日就別妄想能出去,我會拜託隔壁的親戚看顧。你都沒發現你的精神不好,臉色不對勁?等一下我回來,你還是這種模樣,我就不能答應你,下午讓你去找朋友。」

既然周李梅說出威脅之語,周壽星也只好乖乖待在家中。就算一點也不覺得累,他還是回房睡回籠覺,盼望睡醒之後神色能自然一點,免得害他午後的邀約就不能去了!

當周壽星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,他隱約聽見有人在門口叫他的名字,那令人熟悉的聲調,讓他趕緊起身往大門口跑。「球球學長,我們不是約下午見面嗎,你怎麼現在就來了?」

「抱歉,家裡因為出了點事,害我晚上就要回美國,所以我趕緊過來跟你道別,車子已經在村口等著,我一上車就直奔機場。」由於當時的交通不便,住在南部的人如果要出國,就要到北部搭飛機或搭船,要不是方傑家裡有權有勢,他是沒辦法出國讀書的!

「沒關係,反正這裡是你的故鄉,你遲早會回來的。除非是你決定留在異鄉發展不回來,不然我們日後一定會再重逢的!」好幾年都沒有方傑的消息,還以為他忘了自己這個朋友,如今他一下飛機就往這裡跑,就代表他是重視周壽星的,可惜還沒有敘完舊,他又要走了!

「壽星,這是我們最後一次的碰面,而你也會漸漸地忘記我。很感謝你之前對我好,我會永遠記住的。」此次方傑能再度與周壽星見面,原因出自於陳富田生了重病,讓肉體對靈魂的控制減弱,因此他才會過來找周壽星。不料,陳富田的病情急速好轉,讓他必須得回去了!

原先方傑估計他還有三天的空檔,沒想到還不到一天,他就被迫回到陳富田體內。雖然只是他的猜測,但方傑認為應該是某個控制欲極強的傢伙又再作怪,故打擾到他不能悠閒地和好友相聚。方傑不懂那人究竟是怎麼想的,如果真在乎周壽星,便不會老是把他送到危險的地方去?最後方傑覺得既然都要離開了,還是不要多嘴,免得麻煩上身。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