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惡搞是也
  • 1911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8

    追蹤人氣

壽星(100)完

當周國煌感應到他出事,便迅速地趕往現場,途中卻遭到埋伏。既然周壽星的安危更為重要,於是他也懶得廢話,直接殺害打算阻礙他的閒雜人等。

絡繹不絕的雜魚,教人心煩,如今心口的疼痛越發嚴重,就表示周壽星的情況不容樂觀,因此鬼王動手就沒留情的餘地了!

浴血踏入寢宮,一入眼就是周壽星慘死的畫面,震怒之下的王者,即使耗費心力,也救不回心愛之人!

身首異處,靈魂也不知消散何處?如果魂魄還在,就能找個肉體讓他復活,可惜兇手居然可以火速毀掉他的魂體,就代表對方的能為足與冥界之主抗衡?究竟是誰能神不知、鬼不覺地潛入?這就是周國煌此刻最需要調查清楚的,既然無法挽救周壽星的生命,至少也該讓他留個全屍下葬。

「你真狠,居然選擇用這種方式離開我,無所謂,等我替你復仇之後,我就會趕去找你了!」

失去所愛的周國煌,開始專心感應頭顱的下落。再三確認,頭顱竟然就在寢宮下方的深處,就算敵人設下陷阱,他也會毫無畏懼地前往。

深入地底,卻發現一座祭壇,周壽星的頭就放在中央的魔法陣上,周圍散發著詭異的光芒。

「只有這樣做,才能確保冥界的安定。第一任王的心臟,維持著這理的運作,不料,時光磨損了它的效用,所以我就選擇了他成為新的動力。看樣子效果不錯,又沒有危害到王,的確是值得慶幸的事。」

初代王者在傳承之前,便將自己的心臟取出,交給值得信任的祭司,去加強境界的穩定。祭司為了守護這個國度,不惜利用異法,讓自身的時間永遠停留在某個時段,如此一來結界的安危,他才能徹底掌握。

周壽星的腦中,還殘留著少數鬼王的力量,同時他與王之間,有發生過親密關係,因此偷偷拿他的血,來試魔法陣的接受度,居然沒問題,所以祭司便動用第一任王留下的戰將,來執行此艱難的任務。

「為何不拿我的心臟,用我的效果不是更好?」

周壽星之前只是個平凡的人類,雖說部分血肉來自於他,也不至於有天大的能耐,來維持冥界的平穩,故鬼王認定,根本是不能忍受他破壞常規結婚,才連累了周壽星慘亡!

「結界已經撐不了多久,您吸取所有的能量繼位,也是這些年的事。心臟無法再生,如果要您獻心,就必須等到下任王出現,否則您可是會死的。如今有個適合的替代品,又何必讓王犧牲。」

經歷長久的轉生,鬼王早就遺忘護界魔法陣的事,導致並沒有保留心臟以備不時之需,於是就必須讓祭司在緊要關頭現身,取得心臟確保陣法的運行。

祭司感應到陣法即將失靈,本該在上次傳承就拿到心臟,沒想到冥界發生動亂,造成鬼王在人間完成轉生,他就算拚盡全力也無法趕上,所以這段時日是靠他的魔力推動陣式運轉。

「所以為了國境安定,捨棄王的幸福也無所謂?」周國煌面無表情,一掌就重創了祭司,連同躲在暗處的護衛也一併解決。

好端端地,鬼王怎會對自己下毒手?祭司無法理解,更痛恨王因私情而誤事,只剩一口氣的他,只能眼睜睜看著,鬼王如捧著珍寶似的,慢條斯理地帶著周壽星的頭顱離去。

修復周壽星的遺體,將其擺在冰宮裡,防止腐爛。鬼王下令修築雄偉的陵墓,說是要成為王后的最終安眠之地,只不過他所要求的棺木尺寸似乎過大,躺兩個人進去也沒問題。工匠邊動工,邊思索王的用意,突然想通了他的意圖,忍不住冷汗直流!

經過三年不眠不休的建造,總算完成鬼王所期盼的墓室。周國煌仔細查看機關能否擋住強大的攻擊,而且還親自動手,封死其他能進入陵墓的道路,只剩下大門可以進出。

鬼王溫柔地將周壽星移入墓穴,然後轉身走到陵墓前的廣場說話。「我不希望日後有人妨礙我們沉眠,因此只能先除掉你們了!」

刻意召集冥界高層,再利用事先設下的陣法,把他們當成祭品,轉變成保護陵墓的力量。

吸乾了在場眾人的能量後,鬼王便再度踏入墓室,躺在周壽星的身旁,從此不願醒來!如果真有來生,周國煌盼望能再次與他相遇,把今世的遺憾圓滿!
 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